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山之巅的Ridge酒园
高山之巅的Ridge酒园
成都红酒网 - Chengdu Wine / 2013-05-07
  老葡萄种植区的顶级酒园

 
    赶往Ridge酒园的路上,瓢泼大雨倾天而降,眼前白茫茫的一片。120公里时速的车子飞驰在高速公路上,溅起的水花足有五六米高。按常理,天公似乎不作美。但如果这是三上Ridge酒园的话,却别有洞天。Ridge酒园的暴风骤雨如同铺天白雪一样,别于那帕索诺玛酒乡的温柔悠然,令人感受到震撼心灵的美。

    Ridge酒园坐落在圣塔克鲁斯山顶,蒙特贝罗路的尽头。天气晴朗时,从品酒室前的葡萄园中俯瞰着高科技中心硅谷,心旷神怡。因此,仅在周末开放的Ridge酒园,是爱好葡萄酒的科技精英们偷闲之地。圣塔克鲁斯山在旧金山以南,远离酒乡圣地那帕和索诺玛,毗邻硅谷,是加州古老葡萄种植区之一,历史可追溯到1863年。酒区属于凉爽气候,但夏季昼夜温差大,适于黑皮诺、霞多丽、赤霞珠、葛维斯等葡萄。圣塔克鲁斯山相对独立隔离,幅员广阔,酒园散布在山上,葡萄园顺山势而建。少了那帕酒园萄园延绵连片、商业文化气息浓厚的风格;多了万山丛绿星点酒园、高山绝顶闻香品酩的意境。

    早在1885年,来自意大利的移民欧希·佩若尼在圣塔克鲁斯上Monte Bello路顶买了180英亩地,开辟了葡萄园,于1892年建起了Monte Bello酒园,并酿出最早的波尔多类型葡萄酒——Monte Bello。欧希去世后,他的侄子接替了酒园的管理,并在漫长的禁酒令期间维持着葡萄园。禁酒令结束后,Monte Bello酒园得以重新酿酒。欧希的侄子却在酒园重开不到两年时去世。此后,葡萄园几经易手,酒园则停酿了。

    Ridge酒园是斯坦佛大学研究所的四位电子工程师家庭于1959年共同创办的。开始时,建葡萄园和酒园只是工程师们的业余爱好。他们利用闲暇时间砍树、拔草、栽葡萄,重修建筑。秋收季节,所有家庭加上朋友都帮忙摘葡萄,再顺着狭窄的土路运到其它酒园。到1962年秋天葡萄收获时,酒园诞生了。由于早期著名的Monte Bello酒园商标权在他人手中,酒园定名为Ridge。在酒园酿出新酒、加入股东增资、逐渐扩大时,鲍尔·德莱蓬进入酒园。

    鲍尔·德莱蓬是斯坦佛大学哲学系毕业生,在学校时便是个葡萄酒爱好者。后来在智利工作时,曾参与酒园建立的项目。因此,当他见到酒园庄主之一的戴维时,双方一拍即合,欣然同意加入酒园成为酿酒师。

享誉世界的Ridge Monte Bello

    鲍尔是Ridge酒园的现任首席执行官兼首席葡萄酒培养师,是加州葡萄酒界的传奇人物之一。他从未受过正规的葡萄酒教育,却酿出了顶级酒,而且长期保持高质量。如果问独立的葡萄酒评家,加州哪个酒园的红酒神似法国波尔多的经典红酒,他们大概都会脱口而出“Ridge Monte Bello” 。

   Ridge Monte Bello当之无愧。1976年巴黎评酒时,Ridge 1971年Monte Bello获得红酒第五,崭露头角。巴黎评酒广为人知,是加州葡萄酒名扬世界的标志。而十年以后,1986年在美国纽约举办的纪念1976年巴黎评酒十周年复评酒,则为加州葡萄酒进入世界顶级酒之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76年的评酒遭到法国人铺天盖地的批评,认为法国酒的特点是陈酿性好,在较短陈酿期内无法完全展示其优异特征;加州酒即饮性好,但陈酿后表现如何,很难断论等等。因此,在巴黎评酒十周年之际,斯迪文·斯波若又主持了一次同品牌同品种酒的复评活动,为的是品评各种酒在陈酿后的表现。这次复评是在纽约的法国餐饮学院举办的,虽然当年巴黎酒评的法国评判未出席,但参加评酒有一位法国顶级的伺酒大师,英国葡萄酒商界的专家和纽约的专业酒评家,都是顶级人物。在这次评酒中,加州的酒更是大获全胜。九种红酒中,第一名是Clos de Val 1972, 第二名是Ridge Monte Bello 1971。法国的Chateau Montrose 1970位于第三, Chateau Leovill-Las-Cases位于第四,而法国五大顶级酒园中的Chateau Mouton-Rothschild 1970(穆顿酒园)仅列第五,Chateau Haut-Brion 1970(奥比安酒园)落居第九末位。从此,Ridge酒园名声大振,红酒成为酒迷们的首选之一。

    Monte Bello的三个葡萄园都在酒园附近的山上。比较起那帕和索诺玛,圣塔克鲁斯山属于气候较凉爽的葡萄产区,气候类似波尔多却因大自然惠顾比波尔多幸运,十年中仅一年因雨水或气温影响葡萄质量;而波尔多夏秋多雨,十年中有七年因雨水或气温影响葡萄质量。鲍尔认为圣塔克鲁斯山是种植波尔多葡萄品种,赤霞珠、美乐和味而多的理想产区。Monte Bello的葡萄园又细分为四十个左右的小区块。每一个小区块的葡萄都是单摘单酿,最劲道,最佳结构的酒装瓶为Monte Bello品牌,其余则是圣塔克鲁斯山赤霞珠。

    随着酒园的发展,品种酒也不断增加。除圣塔克鲁斯山少量的霞多丽外,Ridge逐渐发展到购买那帕、索诺玛等葡萄园的优质葡萄酿造增芳德、巴巴拉、瑟拉等单园葡萄酒。过去,Ridge购买的葡萄都是运到Monte Bello的酒园榨酿,即使是索诺玛的和那帕的品牌酒,也是将葡萄运到圣塔克鲁斯山酒园酿造。现在,位于索诺玛的新酿酒厂正在兴建,不久就会建成启用。到那时,收自那帕、索诺玛的葡萄就会就近运到新厂酿造。

    酒好不怕巷子深,这哲理在Ridge酒园充分反映出来。Ridge可不是巷子深,而是在近两英里Monte Bello山路的尽头。Ridge的广告极少,公关活动有限,却吸引着无数酒迷。当鲍尔为我讲了1986年纽约复评酒的故事后,要索取那次复评酒的详细资料,Ridge酒园却无现成的发送资料,最后还是得到图书馆去查。当然,鲍尔已经用酒在世界葡萄酒界赢得了地位。像英国著名酒评家欧茨·克拉克到Ridge一呆就是大半天,仔细研究Ridge的历史,以及鲍尔的酿酒哲学和方法,这是任何其它酒园难望其项背的。

独辟新径的酿酒方式和酒园管理

    说起酿酒和酒园管理,鲍尔更愿意到酒窖中谈。一边查看窖中不同酒桶中酒的发展变化,一边从桶里汲出新酒品评,娓娓道来他的酿酒方式。鲍尔酿酒遵循传统,所有的决定都是依据品尝,如葡萄的成熟度,压榨程度等。Ridge酒园是极少数仅用天然酵母酿酒的酒园之一,即不在酒精发酵时添加任何人工酵母,也不在乳酸发酵时添加任何人工菌,以保持酒的自然状态。按鲍尔的观点,葡萄上留下的一星半点酵母就够酒精发酵了。四十年来,鲍尔酿了2500发酵罐酒,仅仅有15罐在天然酵母非常不足时添加了选择酵母。酿酒就是顺着自然的规律走,没有什么秘方可以使其他人照搬,这与加州一些按照科学分析总结出来酿酒配方来酿酒的酒园大异其道。

    鲍尔认为,葡萄酒已有超过千年的历史,基本上是自然酵母发酵。那种认为使用天然酵母风险太大,是一种注重工业化生产的观念。大型酒园在发酵过程中不可能以人力对每罐进行观察,所以用科学配方进行控制。鲍尔笑着说:“西方的概念:控制。” 他认为,葡萄酒是一种真正自然的产物,果皮上有酵母,果汁中含糖和酸,颜色是从果皮中来,单宁来自葡萄籽,所有都是自然的,没有必要添加任何人工制品。酿酒仅仅是引导发酵和陈酿过程,而不是进行人工干预。引导酒形成其天然特性而不是创造酒的特性。

    但是,鲍尔又重视科学酿酒,尽管Ridge酒园规模不大,化验室却是最先进的。鲍尔非常强调地说他的化验室可与加州大型酒园媲美。即要时常品尝,又要定期化验,科学确定酒的成份,使个人经验与科学分析相互呼应,Ridge的酩酿原来是自然酵母酿酒与最先进化验室结合的结晶。

    Ridge酒园的管理还有一大特点,酒园的股东们从来没有在酒园分红,所以盈利都用以继续扩大酒园的发展。过去的股东是这样,现在的日本庄主大冢明彦也是如此。大冢先生是日本大板大冢制药的老板,旗下公司遍布世界,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分公司,是世界500强中的公司。大冢先生于1986年买下Ridge时,看到原股东从不分红,非常敬佩,在购买时同意不从酒园分红,让酒园继续发展。买酒园不为赚钱,这大概是亿万富豪们的地位和生活品位象征了。

    大冢先生本人是葡萄酒爱好者,在购买Ridge酒园之前,酒窖就有相当的葡萄酒收藏。现在,每年大冢先生都会到Ridge酒园品酒,看看酒园的情况。而平时,则是有鲍尔全权负责,大冢从不干预酒园的发展。鲍尔提到,大冢制药还特地安排中国公司的人员到美国访问时参观Ridge酒园,是访美参观中特殊的安排了。Ridge酒园是离硅谷最近的加州顶级酒园。访美时如遇周末,上圣塔克鲁斯山的Ridge酒园品酒,远眺硅谷,便同领美国高科技和酒乡的意境了。(卫平)
新闻来源:成都红酒网

下一篇:吃喝在南非味蕾惊艳之彩虹国旅行
上一篇:美国加州CLOVIS小镇的美酒之旅